没品位的设计师

普通人眼中的美工。
原创,见解,答疑,分享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壹•初识工业设计)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壹·初上贼船 上)

还记得高考结束那天,跟小伙伴们一起公开去网吧刷夜,那种放松,是人一生都少有的体验。因为我知道,我的分数虽然上一本困难,但是我报的二本第一志愿绝对戳戳有余,我即将成为一名工业设计师。

关于我为什么要选择工业设计这一门专业,要从我小时候说起了(Shit作者你疯了吗?):

其一,我的童年有一半时间是跟奶奶身边,我的奶奶是一个才女,自己没事闲的总是做一些小发明创造,甚至她还拥有多项实用新型专利,虽然在我眼中,她的设计都是脱了裤子放屁的点子(奶奶在天之灵不要怨我),因为无非都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的那一套多功能设计的思想,但是这种创新与设计的熏陶,扎根于我的内心。

其二,我自认为有绘画的天份,从小到大,除了小学二年级开始学了两年国画以外,没有受过任何其他的专业训练。然而,在各种美术课上,课本插图改编上,黑板报上,都可以清楚地被班里同学标记为绘画达人。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说明我真的有天份,但是其实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是家族遗传的,我的大爷(爸爸的哥哥)是中国壁画领域的大师...

有了前面两个因素作为铺垫,我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其实脑子里已经构思了一个专业,即后来的工业设计。其实在填报志愿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脑子中的这个专业叫什么,而工业设计在我脑中一直是设计齿轮,机床的工业设备的一种专业。在我面对几百个专业及各种外界推荐苦恼的时候,正好学校来了一家推销职业测试的公司,说是花钱测试能给出专业的建议。那时班里绝大多数同学都听从了家长的良言,纷纷选择了有家长眼中有钱途的专业,只有几个跟我一样的无知少年做了这个测试(我记得大概只有六个人做),这让我觉得我很傻,貌似花了冤枉钱。然而正是这个当时我认为很傻的事情,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不久,测试结果就通过学校发给我了。我记得是一本打印装订的分析报告和一本专业介绍的书。在那份报告上,所有的专业对应不同的打分,排在打分前三的远远高于其他的专业,分别是印刷工程,包装工程,工业设计。看到前两个专业的名称我觉得好低端感觉,总觉得是打印店和造纸厂工作。于是我抱着试试的心态,看了看那本配套的专业介绍的书,惊喜的发现,原来工业设计恰恰是我心里曾经偏好的那个专业,而且名字听起来高大上。

于是,好!就是它了。

 

过完了暑假,激动的来的期待已久的某二本...当时的我还不知道社会竞争之激烈,心高气傲,完全沉浸在了悠闲的大学生活。我本人是理工科招生,我们学校的工业设计属于机电工程学院,在这总环境下,我的各种绘画,造型相关的专业课都很轻松的高分过关,让我以为自己好牛啊(直到后来才知道还有一种叫艺术招生的工业设计就先不提了,囧)。

在我们学校学工业设计的同学里,有很多同学不知道什么叫工业设计,有的同学来是高中老师觉得这个专业在这个学校分地可以提高上大学的几率,有的是其他专业分数不够调剂,有的是完全随机选择的专业...只有少数一些同学才是主动选择的这个专业。甚至有好几个同学高考都是600分左右(我们那年北京一本490,二本420多),在我当时看来这么高的分数来上我们二本线的专业真的觉得可惜。

就这样,很多同学几乎是硬着头皮在学设计,虽然夹杂不满,他们依然勇敢去挑战这一门学科,在他们面前,分数从来都只是小小的挑战。然而,设计这个专业是残酷的,绘画,造型,色彩等课程很多时候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学好的。一两年过后,有的同学开始转专业(可惜的是只有一个号称色弱的成功跑路,其他的覆灭了);有的放弃希望沉浸于WOW,DOTA,斗地主;有的准备考研;有的准备转行;也有极少数选择了继续战斗。无论这些同学的选择是什么,在我的心目当中,他们都是高大的,高考已经证明了他们的能力,他们曾是胜利者,他们有能力成为更出色的人,只是教育没有给他们第二次机会,他们在这里摔倒了,但他们绝不是失败者,社会之后会证明他们的价值。

 

(图为上学时候跟老师给M-zone music做的礼品...当然没上市咯)

转眼来到大三了,学校的老师人脉还不错,请来了LKK设计公司的设计总监贾伟来给我们上了一门《系统设计》的课程,当时的LKK还没有现在的规模,但是在北京也是国内设计公司数一数二的了,大家都是以膜拜的情绪来上课,这门课程学什么我已经忘了,但是我设计生涯的第一个转机来了...


评论(7)
热度(50)
  1. 你好設計没品位的设计师 转载了此文字

© 没品位的设计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