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品位的设计师

普通人眼中的美工。
原创,见解,答疑,分享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贰•转机)

如果看了上一篇,大家应该也能猜到,我去了LKK设计公司工作。在从学校去LKK的过程现在想想都是很传奇的,因为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是巧合...

在上文我说到LKK设计公司的创始人贾伟给我们当了一个学期的老师,还记得那门课是每周三晚上,老贾(后来去公司以后大家都用昵称,之后的文章老贾就是贾伟完全没有不敬的意思)每次都是从公司下班来给我们上课,课上总是带来当时LKK最新的项目的报告和他口述的设计流程。老贾的口才他很好,上他的课有一种去新东方的感觉,除了能接触到一线的设计以外,还给了我憧憬成为设计师的美好生活的未来的原材料。

一次课后,老贾给我们留了作业,大概是设计水杯的前期准备,作业提交的内容是大家收集能带给自己灵感的图片。一周过后,又该上课了,我发现自己完全忘了做作业,只好课前花了半个小时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图片硬着头皮上课。课上大家轮流上讲台讲自己的图。其他同学找的基本都是各种水杯,或者印在水杯的图案。等我上台的时候我真是觉得有点丢脸,因为我仓促准备的东西思路都很奇怪,比如说我记得当时有一张地毯的图片,我的思路是——我喜欢地毯带给我柔软的感觉,想利用地毯上羊毛的机理与被子结合又隔热又软和温暖。没想到一轮下来,老贾很开心,连连赞赏,说我思维很跳跃,顺口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来LKK实习吧!?”反正我当真了。

讽刺的是,由于在学校专业上能混个靠前,所以我真的以为自己特牛,完全不把找工作当回事,不可一世简直逆天了,真想回去抽抽自己。就在老贾邀请我之后我都没急着去,我心想:原来找实习这么简单啊!以后去的时候再说!而且那个时候很少出去学校转,还不知道LKK是业内的大公司,以为是众多小设计工作室的一个呢。就这样我完全没当回事,拖拖拉拉一直一两个月,我才跟老贾提起之前他邀我实习的事情,他二话没说,给我一个联系人,让我第二天去公司。这已经是大四下半学期的事情了

在这里,我真心感谢老贾的知遇之恩,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尽快他可能已经忘了当时的细节,但是他的一个小冲动,给了我一个小宇宙爆发的奇点。

 

第二天一早,我八点就来到公司,LKK上班时间是9点到晚6点。那时的LKK还在DRC创意产业基地,门都是玻璃的,我居然看到有两个人在地上睡觉。我的到来吵醒了他们,不过他们也没怪罪,热情的给我开门,给我找了个地方让我做等联系人。后来才知道,打地铺的是当时公司的CAID的两个兄弟。

不一会,设计师们陆陆续续的进来了,我坐在公司走廊里蛮尴尬的...这时有一个团队的负责人(后来我们叫他道哥)走过来问我在等谁,顺便给我拿了本书看,我的心一阵暖暖的,后来道哥一直在我心中都是标杆一样的存在,热情,温和,修养,设计大牛,给我拿本书问我两句话这简单的行为,对当时紧张坐在角落的我来说是极大地关怀,从这以后我对所有晚辈都是希望能像道哥一样,力所能及的给予帮助,有时候你的帮助对你来说不算什么的事情,往往可以对被帮助的人产生巨大的影响。(跑题了,回来)我说明来意之后他问我有没有带作品,现在想想我的回答简直叼炸天:“老贾直接让我过来,我没准备东西”。于是道哥也没办法,只能放我在这里先等等联系人了。后来等我留LKK工作后看到其他实习生来面试叼炸天的作品集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啥也没带真是明智的——至少不漏丑。我想如果当时我真的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很可能就不会有这个实习的机会了...

过了一会,当时公司的行政来了。他打了电话给老贾(估计是上课累了睡了懒觉还没到),老贾口头通知她把我安排到当时的ID一组。不一会,一组组长松哥(因为他的名字顺口,所以没有昵称,为了人家的隐私我就叫他松哥吧)走了过来,跟我聊了几句,说从今以后跟他混。松哥是一个帅哥啊,作为男生都觉得他帅,而且当时他已经得了红点!之后他领着我,去认识团队其他成员。第一个是坐在他附近的勇哥,也是设计大牛,后来得了IF,勇哥是个有个性的人,当时给我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后来发现玩起来不是人)。还有一个资深前辈,我们都叫他电哥(完全是昵称了),他的强项在于设计电动工具,强大的造型能力是他的特点同时勤奋,爱思考。而我作为实习生,是当时团队的第三人。如果你问为什么ID一组人这么少,其实那时候是特殊时期,连续有跳槽的前辈,他们的名字都是传说(全都IF,红点挂名)!但是不久以后团队迅速扩展成5-6个人那都是后话了。 

(图为当时的LKK工作环境,我也在里面哦)

评论(10)
热度(44)
  1. 你好設計没品位的设计师 转载了此文字

© 没品位的设计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