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品位的设计师

普通人眼中的美工。
原创,见解,答疑,分享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捌•诺基亚 on board)

经历了种种挫折,终于找到了一个做梦都会笑的工作。开始来上班的时候一切都是新鲜而高端的,办公桌都是几万一套的,椅子也是上万一只的,电脑全是工作站,办公室还有随便吃的零食和水果。尤其是设计中心,比普通研发的条件无论是空间还是硬件都是更高一级的。总之,把我以前的见识,是完全不可能想到的一种环境。不臭屁了…

诺基亚的设计中心有四个,分别在芬兰,北京,美国,伦敦。北京主要做传统手机,和低阶的智能机。还是那句话,我运气好,我的team是做智能机的。我先大概介绍一下设计团队,工业设计主要分ID和CMD(色彩材料设计),CMD是跟ID一起工作的,人数基本跟ID数量持平,其中中国人基本大部分是清美,剩下除了我之外的中国人也是中国工业设计前3的学校的学生,剩下一半是老外…我这种学校相比在整过诺基亚也没几个人的,这是真的。因为整个北京公司外国人很多,工作中的沟通邮件全都必须是英文,开会只要有一个老外就必须全英文,这些开始对我也是很大的挑战,但很快适应了。

其实很多人之前都不知道诺基亚北京有设计中心,但其实北京设计中心还是一个大设计中心呢,那时几乎所有的键盘机型都是北京出的,很多人用的手机都出自中国设计师之手,只不过大家都很低调,从来没见他们在网上跟我现在一样得瑟。那么设计中心的ID到底有多强呢?到目前来说,得个Reddot,IF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没啥感觉了。而且在我上学的时候喜欢收集自己喜欢的产品图片,后来发现有些我收集的产品就是他们在学校或者之前的工作做的…可想而知,我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涌过来。

我来的时候公司手机业务已经是颓势,新CEO已经上位,公司各部门都在为之后的占领调整做准备,在这个阶段,智能机设计只能先搁置,于是我被做传统手机的团队借走去做一个项目练练手。其实你想想也知道,去了我就是被碾压的命…以前在公司做设计基本跟结构合作就够了,什么东西口头说一下记住就行了,记不住也都同一间屋子喊一下就行了。在这里这一套行不通,手机是很复杂的产品,很多个不同领域的专家合作,很多时候都会影响ID设计,开始我还是用设计公司那一套思路做,结果总是出错,总是在项目中丢三落四,简直一塌糊涂,给Se个带来了不少麻烦,很多时候他都亲历亲为教我怎么样做,项目中的挫败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我的设计方案不行,因为在这边设计师之间是没有竞争的,一个人分配到一个项目就是你这一个人,首先设计部门已经有一些定义好的设计语言,设计师在语言内做创新,整个气氛就是公司相信你的实力不用别人来PK。但是我来了就不一样了,怎么做都是渣渣…后来实不得不叫team其他同事来协助我。那段时间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失败了,感觉真的跟他们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在我眼前,那种苦闷就不用提了,我其实很努力地在做,我只能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诺基亚是没有加班传统的,每天6点班车准时走,5点40大家就陆续下楼了(不得不说,诺基亚班车系统太强了,无论你住北京哪,绝对有线路,工60多条线遍布北京,而且是免费的)。我经常是带回家继续努力,期待第二天能给Se哥一个惊喜,然而每次都是让他失望的结果。在这种精神压力中,我度过了大概3个月,最终在大家的帮助合作下,把智能机这边的设计语言带到了传统手机,于是就NOKIA301诞生了。从此以后,传统手机的老语言正式退役,形成了后来诺基亚上下统一的设计语言,在这个变化中,我只是一个节点,其实主要是整个Design的决策。后来不久,公司宣布放弃塞班,专注Windows,我们team的工作来了,正好Nokia301的设计基本定了,之后跟新来的韩国设计师完成交接,我回到智能机团队,开始了我的第一个代表作…

 

小结:

现在回忆那段时间,虽然很痛苦,但是是我成长的一个很重要的阶段,因为只有看到了差距,才有缩短差距的可能。Se哥后来离开了诺基亚去了更好的平台,他对我一直很严厉,但是我内心对他很崇敬,尽管在他的面前总是不敢说话,总感觉没脸…

我想很多人会问学校的问题,名校的优势其实除了人家学生实力牛以外,还有一点就是人脉,后来我们找人,都是先同事回学校去问问老师看有没有推荐…这也是为什么名校学生都扎堆。话说回来,老板也曾经让我看看学校有没有能推荐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合适的候选人。就这样,好学校跟差学校的就业差距差距主要是人脉网上的差距,好学校的学生程度都不错,可以构建一张大网,差一些可能零星有一两个亮点,做不成关系网。

(图为LUMIA720,我在智能机团队第一个设计)





评论(10)
热度(40)
  1. 你好設計没品位的设计师 转载了此文字

© 没品位的设计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