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品位的设计师

普通人眼中的美工。
原创,见解,答疑,分享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玖•诺基亚on track)



回到自己的团队以后,很幸运的,由于其他设计师都有项目在手(Lumia610和510),J姐就安排剩下的我做Lumia720的主任设计师,那时候诺基亚的新设计语言刚刚成型,还不成熟。J姐为了让我们更了解新语言的精髓,派遣我跟S哥去芬兰总部参加隔年产品设计策略的workshop(实在想不出什么中文合适的词)。过程不多说了,直接杀到芬兰,那边的空气首先让我觉得真叫一个好啊,景色特别透亮,感觉白内障都好了。用手机随便拍张片子都跟景观画似的,也许我可能在霾都太久了没见识吧。只不过去的时候那边正好是冬天,不光冷,还没太阳,出差总共一周天最亮的时候就是咱们这边鱼肚白的感觉,之后就黑了,总给我一种看大片看了片头就断电的纠结感。
到了住处休整一晚,第二天带着激动地心情去了总部。公司总部是三栋玻璃大楼,楼之间有连廊,园区背面是一个湖,景观很美。我们到的比较早,一会陆陆续续大家都来了,很快到了workshop的时间,由那边的老板给我们介绍那边的设计师。这个过程是十分激动的,其中有个最年长的设计师曾经设计过第一款带摄像头的手机,还有各种之前旗舰的设计师N8,E7,N95,Lumia920等等等。在我心目中,这些人真的是站在设计界顶端的人物了(当然是抛开了各种给自己打工的设计大师了),事实上也是这样,谁敢保证全家人没用过他们设计的东西呢?总之,我这种小弟根本不敢开口说话,实际上我不光是资历上的小弟,年纪也是,之前忘了介绍一下,即使在北京设计中心,我当时也是最年轻的设计师。在芬兰就更显小了,他们基本都是35岁以上,最年长的那位目前已经退休了。
整个过程我就不说了,也不能说,万一泄露点机密我的职业生涯就毁了。总之他们的工作方式和工作负责的态度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他们是用思考在做设计,不仅仅是灵感。
回到北京以后,我已经开始着手进行LUMIA720的设计了,由于我们团队还是比较新的团队,芬兰的团队短期transfer来一个设计大牛过来给我做导师叫DD(缩写),这位就是LUMIA620/630/635/638的设计师哦,他主要负责带领我们熟悉设计和项目的流程还有ID跟其他部门的合作方式,总之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当时Team其他不是很忙的成员也给前期的设计贡献了不少好的方案。经历了几轮对设计的筛选,调整,最终锁定了目前的方案。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是,在大企业做项目,模型钱的投入是很大的,有时候甚至一个小小的细节都要花上万去做精细的手板,这个过程对提升设计的感觉很有帮助,很快的把自己的设计和实物用手板联系起来验证,让我对3D上的设计理解更深刻,能更精确的预估自己3D出来之后的效果。整过项目流程长达9个月,都是我从头跟到尾,结构,磨具,样机,一直到销售用的渲染都需要我一个人把关,瞬间感觉自己很重要的说。整个过程走下来收获颇深,一个项目需要将近百人来自各个领域专家组成的团队来协作。如何在这么多因素中推进项目有序准时的发展是非常高深的学问,有很多人会说这不难,车到山前必有路,给我我也能干。其实我以前也是这种想法,但是真正参与了这种庞大的项目才发现,无论是沟通,时间管理,项目管理等等各种能力我都基本是渣。从这时起我真正觉得我的学习其实才刚刚开始。简单来说,一个事业,从构想到实施出来这之间的学问和能力足够我学几十年的,我的专业只是一个突破口,让我有机会介入这中庞大的知识体系。
不久,产品成功上市,设的计反馈很不错,项目很成功,J姐给我加薪升职,开心的不能自已。

之后工作就比较上手了,的时间过的很快,得Gmark,IF,去慕尼黑领奖,团队一起去首尔team building,各种创新项目,各种出差,学习等等等,开开心心的上班。很长时间我都没感觉到任何波澜

在我沉浸于小小的喜悦的时候,公司却发生了巨变…


这图是team building去首尔拍的


去慕尼黑领奖现场拍的...每张都是钱啊!

评论(1)
热度(27)
  1. 你好設計没品位的设计师 转载了此文字

© 没品位的设计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