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品位的设计师

普通人眼中的美工。
原创,见解,答疑,分享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玖•Dell新加坡)

一眨眼我的lofter已经一年没有更新了,而我来新的环境也一年了。2016年算是人生的又一个转折年,换了新国家生活,换了新工作,对设计的认识也更进一步了。我就简单说说这一年的生活和感触吧……



(实在没图可放,图为自己拍的Dell新加坡设计办公室一角...)


首先说一下我的新工作,我入职的是Dell的设计团队,这个设计团队在公司内部叫EDG是Experience Design Group 的缩写,这个团队很庞大,包揽了Dell所有的软硬件产品设计,Dell是老牌硬件公司,在美国人眼里相当于咱们眼中的联想,一直也来Dell设计也是可圈可点,尤其是近年的设计团队由于能人带队越发成熟,设计...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捌•新的开始)

之后的日子除了准备搬家外就是玩了,可惜芬兰实在是没什么可玩的,而且由于搬家有很多事情也不可能去远处玩,顶多隔三差五的跟小伙伴们聚聚聊聊天。我是这几个中国人里第一个找到下家的,他们要么想休息一段时间,要么还在面试阶段。不过除了M姐之外,其他两位姑娘和跟我一起的Y也已经开始搬家准备离开芬兰,这段日子芬兰人民的二手网站都被我们几个刷屏了。


除了我们中国小团的聚会,整个设计中心的同事们又自发举行了一次聚会,在聚会上大家互道珍重,因为很多其他国家的同事也纷纷要离开芬兰了,这次分别可能今后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此外,我跟Y也邀请我们团队的成员和老板在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中国东北菜馆吃了一顿丰...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陆•结局之后)

很快,大家各自都知道了自己的状况,几个中国小伙伴全部被裁了,强调一下我认为这个结果并没有歧视的因素,因为裁撤人数最多的还是芬兰人,欧美等其他国家的设计师也占很大部分。比较令人惋惜的是两个年龄最长的芬兰设计师也被影响到,一个是诺基亚第一个工业设计师,1983年就开始在诺基亚就职,截至到离职大约在诺基亚供职32年,裁员的时候他58岁(也有可能浮动一两岁,记不住了),马上就可以退休了;另外一个是在诺基亚供职超过20年的芬兰老设计师。通过跟他们聊天能感觉到,在那个年龄失业是一件相当为难的事情,因为他们的经验,收入让他们很难找到匹配的职位,在芬兰本土的设计公司规模都不大,而且设计公司往往是由收入待遇相对...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伍•GOOD ENDING)

第二轮裁员的决定做出后,办公室里先是一阵惊讶的感叹,然后陷入了寂静,紧盯着屏幕,等待大老板宣布进一步的安排。于是屏幕上出现设计部门新的组织构架图,每个职位都是一个大大的方框文本框,里面写着职位的名称,而文本框的数量少得可怜,那么几个大方框加起来都没能布满屏幕。接着又是一阵叹气声,有的人看到自己的部门都没有出现在构架图里,一脸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无奈直接阔步立场。我走近仔细看,剩下的人群除了高层老板以外,主要是ID设计师和小部分CMF设计师,还有零星的一些必要的部门运作人员。会议就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中结束了,最后设计总监告诉大家,会尽快把细节敲定并在一周内通知到每个人。


虽然在新的构...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叁•安家芬兰)

芬兰是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国土面积在欧洲不算小,但是人口只有546万(2014年的数据),全国人口还不够北京地铁半天的运量。由于没那么多人,所以他们的城市也不需要那么大。即使最大的城市首都赫尔辛基,根据自己用脚测量感觉城中心也就跟北京崇文区差不多,城中心与之向外外辐射开来的住宅区,工业区还有很多大森林构成了整个赫尔辛基(脚量似乎还不如北京四环大…)。微软手机业务(前诺基亚)芬兰总部在首都赫尔辛基城中心边缘,从距离上算大概相当于北京国贸的位置,由于诺基亚已经在海外开展业务多年,公司内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面孔,这种多元的环境反而让我觉得踏实了很多,比起单一文化来说多元文化会更倾向包容。...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贰•职业的岔路口)

尽管裁员的最大风波已经过去,但是余波却持续了很长时间,被裁员的同事们也不是立刻就走,而是要完成手上的工作或者交接之后才可以离职,这个过程从3-6个月不等。在这段时间里面,公司的气氛反而变得欢快起来(大家想开的都很快,囧)没事情做的同事可以玩玩XBOX,设计中心办还买了乒乓球台和羽毛球网等设备,零食也是照常采购,有的同事干脆在家休息,零食的也没人抢了…


对于留下的人来说,内心也是很奇妙的滋味,因为经历过之前的刺激,大家都多少做了找新工作的准备,并且多数已经开始面试了。人就是这样,一旦心思开始活跃就很难在平静下来了,会有一种“既然已经准备好了不如出去试试”的心态,而且团队如此巨变...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拾壹•风云突变)

很久没继续写我的设计之路了,从之前的故事告一段落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趁记忆还没离我远去将其记录下来…


故事就从加入微软继续把。

看过我之前写过的文章的朋友都知道,我曾在NOKIA LUMIA的设计团队任职,由于LUMIA本身就是做的微软的Windows Phone,所以公司的转变对我的工作没有太大的影响,那那段时间正是我设计的LUMIA730到达项目中后期,要说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把美国版的LUMIA730的Logo从NOKIA改成了Microsoft。但很多其他的非LUMIA项目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以前ASHA产品线绝大部分都被终止,看着朋友们跟我一...

一起来Microsoft改变世界吧!(招聘工业设计师)=>已过期

我们的团队现在招聘资深工业设计师,一起来做LUMIA吧已经过期

感谢看到并发来邮件的朋友。


由于微软重组裁员,前NOKIA团队几乎全军覆没,此贴只留作纪念。


我们的团队:

  • 我们的团队是前诺基亚手机亚太设计中心团队,现微软设备集团智能手机亚太设计中心团队。

  • 我们的团队设计了近几年所有的NOKIA键盘手机,所有ASHA系列及LUMIA系列的510,610,520,625,720,1320,730,735,535等(太多就不继续列举了),其他Lumia旗舰机也有我们的影子。

  • 我们有不一样的设计方法,确保设计能发挥它最大的效用。

  • 全球有三个设计中心,我们北京设计中心...

如何做好一份工业设计作品集(初级篇)——2016/10/29补充

很多朋友都发私信给我,问关于作品集的事情。我一直拖着不写,不是想卖关子,而是这里面是在是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注意,一时没有个好思路。这几天正好有时间,就试着把自己零散的思路整合一下。


作品集真是个好东西!是设计圈独有的一种人才筛选标准,它直观,客观,公平,不带偏见。如果你接触过其他行业,你肯定知道,工作年限是认定一个人专业资历的主要标准。很多职业都有越老越值钱的现象,为什么呢?以会计为例,会计的经验和能力不直观,很难通过描述表达出来,会计做账都是一摞一摞的,总不能去面试带一箱子账本吧,就算是你带了,面试官也没时间看,慢慢的,这种行业自己就衍生出一个招聘的潜规则,即工作年限跟能力高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后记)

啰啰嗦嗦居然写了这么多,大家也大致可以了解我的发展历程了。对于奋斗在设计行业上的同学和朋友们,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让你知道未来大致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发展方向可以走。在设计的路上,我是幸运儿。加入LKK,加入诺基亚,或者是在诺基亚做的项目,有几次重大的职业转折和提升都是靠机遇的。当然,我也是付出了不少努力的,但是有很多和我一样努力的人甚至比我还努力的人很多很多,却没有这么难得的机遇。我不想虚伪的安慰你们说“你们也会有跟我一样的机会的”。但是我必须告诉大家,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机遇,而努力奋斗就是你抓住机遇的那只手,只要你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当你机遇来临的时候,用力抓住,不要让它溜走。至少,你会成为...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柒•失业之痛)

在这章我详细说一下我第一次找工作的情形,希望多少能给大家一个参考。

不得不说,LKK带给我的个人提升是巨大的,三年间做了小一百个方案,参与的项目多多少少也有几十个。虽然有多数都拿不上台面,但是总还是能挑出足够的来丰富作品集了。

说起作品集,那可是设计师的饭碗,找工作的敲门砖,作品集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一个设计师的职业生涯发展。在LKK做的时候,我看过无数面试者的作品集,结合自己筛选作品集的经验。我可是花了大心思在作品集的用户体验上面了,这是个大话题我不想在这里展开(关键是人少没人看,写着没动力),先大概简单说几点。

  1. 整体风格大于单个产品表现,重点产品放在前面

  2. 不吸引人的话人家根本不...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伍•LKK Design稳定期)

有了之前痛苦时期做铺垫,之后就是比较快乐的发展期了,不停地做项目,不停地学习,不停地玩,不停地交朋友。也许能找都工作的人都是比较努力的吧,那时候我身边的同学早就成天泡WOW,DOTA,而公司里面的前辈们最多也就玩《魔兽争霸》对战,而且基本都是被人虐的水平。后来大家混熟了以后被某兄弟带进了WOW的世界,每天白天一起上班,下班组队升级打副本,大家一起升级做任务的日子好快乐。其实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出来,前辈们也是牺牲了自己的娱乐时间换来的工作啊,我们玩WOW的时候已经开了70级了,已经是WOW火了两三年之后了。扯远了,回到设计上来吧。

那时公司规模小,老贾跟大家是在一个大办公室里,成天称兄道弟的,气...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贰•转机)

如果看了上一篇,大家应该也能猜到,我去了LKK设计公司工作。在从学校去LKK的过程现在想想都是很传奇的,因为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是巧合...

在上文我说到LKK设计公司的创始人贾伟给我们当了一个学期的老师,还记得那门课是每周三晚上,老贾(后来去公司以后大家都用昵称,之后的文章老贾就是贾伟完全没有不敬的意思)每次都是从公司下班来给我们上课,课上总是带来当时LKK最新的项目的报告和他口述的设计流程。老贾的口才他很好,上他的课有一种去新东方的感觉,除了能接触到一线的设计以外,还给了我憧憬成为设计师的美好生活的未来的原材料。

一次课后,老贾给我们留了作业,大概是设计水杯的前期准备,作业提交的内容是大...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壹•初识工业设计)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壹·初上贼船 上)

还记得高考结束那天,跟小伙伴们一起公开去网吧刷夜,那种放松,是人一生都少有的体验。因为我知道,我的分数虽然上一本困难,但是我报的二本第一志愿绝对戳戳有余,我即将成为一名工业设计师。

关于我为什么要选择工业设计这一门专业,要从我小时候说起了(Shit作者你疯了吗?):

其一,我的童年有一半时间是跟奶奶身边,我的奶奶是一个才女,自己没事闲的总是做一些小发明创造,甚至她还拥有多项实用新型专利,虽然在我眼中,她的设计都是脱了裤子放屁的点子(奶奶在天之灵不要怨我),因为无非都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的那一套多功能设计的思想,但...

非著名工业设计师的非典型发展史(序)

——致奋斗在工业设计及其他设计领域的同学我是一名八零后工业设计师。八零后,是被拍死在沙滩上的一代,前辈们已经将就业奋斗的框架搭了起来将多数的我们禁锢。后辈们看到被拍死的我们,及时对人生从新规划转型。只剩下我们留在而立之年长叹。(图为我最新的设计 NOKIA LUMIA 730/735)

工业设计是一个外表光鲜,实际很苦的专业。在当前社会的发展下,工业设计被发展成一个几乎注定是悲剧的专业(之后会解释)。圈里人都知道,仅从收入上看,两极分化非常严重,而绝大多数人都是挣扎在温饱线上。我的故事,就是从最底层的暗无天日的时候开始的。先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从入大学开始算的话到目前在工业设计之路上走了十年整...

© 没品位的设计师 | Powered by LOFTER